搜索:
【合欢】(1-2)

  (第一章:合欢宗,阴阳变)
  而大陆之上,则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门派和势力,它们各自占据着一方州
域。
  其中,在距离大陆中心比较偏远的某一块小陆地上,坐落着一个宗门——合
欢宗。
  奇特的是,合欢宗宗门内,只有女修,而她们修炼的功法,更是邪恶、无耻,
被正派所唾弃,其宗门也是建立在比较隐蔽的地方。
  合欢宗四大宫殿之一,交合殿外,几位妙龄少女赤身裸体,走出大殿。她们
的姿势很奇怪,像是处女一样夹紧双腿走着,但如果仔细观察,可发现丝丝液体
顺着她们的大腿,暧昧地滴在地上。
  在她们路过的地面上,还残留着血迹。那血迹,曾代表她们的童贞,但却被
她们随意抛弃。
  「从今天起,我们就算正式加入合欢宗了…」
  少女们小脸泛着红潮,犹在呻吟,对失去童贞一事,不但不伤悲,反倒有些
喜悦。
  她们离开交合殿,回房休息,而交合殿中,仍传来无数女子的呻吟声,如浪
似潮。
  殿中,有许多类似密室一样的房间,里面专门关押着一些修炼资质上等的鼎
炉,供合欢宗上下所有女弟子修炼使用。
  昏暗的密室内,铜灯点满灯油,发出幽寂的光芒,几名妙龄少女,正在房间
内的毛毯上,临幸一位少年。
  一个双髻少女,将小巧的娇乳喂在少年口中,面色绯红,目光迷离享受。
  一个披发少女,观音坐莲,在少年下身驰骋。
  一个肚兜少女,香舌如蛇,从少年的脚趾,一直向腿上方舔弄。
  这些少女,容颜都不俗,被这些少女服侍,少年却没有一丝享受。
  他双目麻木,神情呆滞,面上带着一丝悲戚与不甘。
  他叫穆辰,现十六岁,出生于一个偏僻的村落之中,因为一次天赋测试,测
出自身身怀纯阳体质,所以被合欢宗的某位女魔头知道后给抓去做了男妾。
  他是一个鼎炉,还没开始修炼斗气,人生便已充满了绝望。
  他的下身,早已麻木,一天之内,他已经被十几名少女宠幸,其中不乏一些
修为高深的女魔头,以及未经人事的妙龄处子。
  「妹妹的小兔兔,好吃么…」
  双髻少女,将娇乳从穆辰口中抽出,冷冷问道。
  「难吃,恶心!你们,杀了我吧!」身体被绑住,穆辰倔强的回复道。
  「哼,区区鼎炉,我等姐妹采阳补阴的工具,竟敢顶嘴!」
  双髻双女眼中杀意一冷,哪里有刚才半点娇柔模样,啪的一掌,给了穆辰一
耳光,将穆辰打得唇齿溢血。
  而后,又变作楚楚可怜的神情,捧起穆辰的脸,貌似关心地问,「我的小冤
家,疼么?」
  「你不杀我,终有一日,我会让你们后悔。」穆辰没有半点修为,但眼中,
却恨意滔天,内心对实力的渴望,也越发强烈。
  不知不觉中,原本纯真无邪的穆辰变了,变成了另一个浑身散发出冷意的绝
情少年,在将死之际,他已经将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看透了。
  「咯咯!想不到你这雏儿,口气倒不小。好,姐姐就等着,看你如何让我们
后悔,如何对付整个合欢宗。不过么,咯咯,从未有哪个鼎炉,能被我等姐妹宠
幸三天。你阳精损耗无几,说不定过了今夜,就要精尽而亡…咯咯,来,跟姐姐
亲个嘴儿…」
  双髻少女捧起穆辰的脸,一口吻下,香舌舔弄,将穆辰嘴角血迹舔干净。
  合欢宗,乃女修魔宗,修炼的功法,需要采集男子阳气,为正道所不齿。
  她们并非在宠幸穆辰,而是在一步一步,折磨死穆辰。
  穆辰皮肤虽白净,但此刻浑身俱是女魔们的吻痕,他长发如瀑,但此刻发丝
之间,沾染的俱是女子的涎液、体液。
  他一身阳气几乎耗空,生命垂危,但眼中,却恨意不减。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手指却没有一丝气力。他的下身更是麻木,被少女们
骑得丧失感觉,无法动弹。
  突然,那位双髻少女,好似得到了什么消息,神情变了变。而坐于穆辰怀中
正上下起伏的披发少女也是停了下来。
  「咯咯,小冤家,不愧是身怀纯阳体质,蕴含的阳气比那些个鼎炉精纯多了,
连我们的宗主也要宠幸你,走吧,跟我们一起去见宗主。」
  双髻少女的话,在穆辰的耳边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难道,我真的难逃此劫吗?」
  穆辰嘴唇发白,喃喃自语,内心充满绝望。
  以自己剩余的阳气,恐怕会被那个宗主吸干吧,也好,死就死吧,这痛苦的
日子,我也受够了。想通之后,穆辰突然觉得,死亡也并不是那么可怕。
  合欢宗,宗主殿,是整个宗门的核心区,历来都是宗主的修炼之地,而护送
进殿内的鼎炉,更是数不胜数。
  今天,是穆辰第七次来到这里,每一次进去出来后,无不是令他心力憔悴,
气血两虚,身体数十天之内难以恢复。
  「禀宗主,人已经带到。」进入宫殿,来到一扇门外,双髻少女弯腰止步,
十分恭敬的对着门内传讯道,在来之前,她们还特地为穆辰清洗了一番。
  「让她进来吧。」门没有开,但却从里面传出一道轻盈的声音。
  「是,宗主。小子,还不快进去,宗主宠幸你是你的荣幸。」
  双髻少女站在一旁守卫,催促穆辰赶紧进去。
  在双髻少女气息压迫之下,穆辰别无选择。
  穆辰没有说话,没有反抗,就那么打开门走了进去。
  路过满是红纱帐的正厅,转过弯来到一处密室门外,穆辰咬了咬牙,用手将
石门推开。
  入眼,一位身着蓝色纱裙的绝色女子站在穆辰面前,仅仅只是看了一眼,穆
辰便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那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本能畏惧。
  听那些个女魔头说,合欢宗宗主早已晋入大斗师之境多年,现如今,是一名
六星大斗师。
  穆辰恍然,在他家乡的那块贫瘠之地,也仅仅只有两位斗者而已,至于斗者
之上的斗师、大斗师,那更是见都没见过,而今天,却有一位大斗师站在自己面
前,即便见过几次,穆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咯咯咯……」寂静的密室内忽然响起一阵轻柔的笑声,那笑声似乎蕴含着
一种魅惑之意,回荡在穆辰脑海里,勾的他身体莫名产生一股邪火,下面不知不
觉中挺了起来,紧接着,又有一种昏睡感席卷全身,令他想要沉沉的睡去。
  「又来了,又来了,怎么办。」穆辰即使将嘴唇咬破,也抵挡不住这突如其
来的睡意,以及身体内的蠢蠢欲动之感,最终如前几次一样,眼皮一闭,倒了下
去。
  见穆辰倒下之后,那一直站在桌前的绝色美女这才走到穆辰身边,施展斗气
将穆辰挪移到了一旁专用于修炼的床上。
  「小家伙,你的纯阳体质真的很美味呢,再让姐姐好好尝尝。」
  说完,绝色女子用手指轻轻将身上近乎透明的纱裙脱下,手臂一挥,床上,
穆辰的衣服顿时被斗气震碎,和绝色女子坦诚相见。
  显然,那绝色女子也是修炼了邪恶的功法,且已达大成之势,而那些被押送
进来的鼎炉,则全是沦为了她的养料,穆辰,也是其中一个。
  绝色女子早已将穆辰玩腻了,于是决定今晚就把穆辰吸干,发挥其唯一的作
用。
  她慢悠悠爬上床,来到穆辰身上,熟练的握住穆辰的阳根,缓缓将其引导至
自己下身的一扇肉贝处,对着那幽深洞口,迫不及待的插了进去,顿时,空虚的
内心被整个填满,快感随之油然而生,身体也情不自禁的扭动了起来。
  身下的穆辰眉头紧皱,浑然不知绝色女子一边在享受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正
按照口诀运转功法,将自己仅剩的点阳气和阳元源源不断的抽走,一时之间,穆
辰脸色更加惨白,身体也被吸成了皮包骨。
  而就在绝色女子想要将穆辰体内的最后一点阳元也吸干时,却陡然生出异变。
  只见原本离死不远的穆辰,血液和阳元突然沸腾起来,皮肤外表绽放出金色
的光芒,将整间密室照的透亮,刺的绝色女子睁不开眼,吓的赶紧从床上跳了出
去。
  「啵」好像是水滴在地面上的声音,在声音诡异响起的那一瞬间,密室内的
整个时间和空间都静止了,包括穆辰扭曲的表情,包括他浑身散发出的金光,包
括从床上跃至空中的绝色女子,通通仿佛被定住一般,保持不动了。
  这样的行为,可是连传说中的大能者都无法做到,而此时此刻却真实的发生
了。
  「好险好险,差点就错过了。」
  本来就变得十分诡异的密室内,紧接着又突然想起了另一道苍老的声音,那
声音的主人——一位老头直接凭空出现在了密室内,一出现便笑眯眯的看着穆辰
和绝色女子,老头的神情很是猥琐。
  「啧啧啧,等了亿万年啊,终于让我等到了拥有和我相同仙体的人。」老头
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十分激动的自然自语道。
  「嗯,看样子,这小子的运气逆天啊,竟然在临死之际,由凡间的纯阳体质
意外觉醒到了神魔之体中的太古九阳魔体。」
  猥琐老头只是看了一眼,就将穆辰的整个人生轨迹都看了个清楚,简直是恐
怖。
  「也罢,现在拥有太古九阳魔体的就剩下你和我,我的一身传承,别人都无
法学,也只能传给拥有相同体质的你了。」
  猥琐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对着
床上的穆辰虚空一点,顿时穆辰的脖子上多了一窜不起眼的玉佩,与之同时,还
有一个白色光团从老头的头上飞出,顺着手指所指的方向飞到了穆辰的头上,接
着丝毫不停顿的钻进了穆辰的脑袋里,化作了一段段讯息融合进了穆辰的记忆当
中。
  做完这一切,猥琐老头看向另一边的绝色女子,又是虚空一指,身在半空中
的绝色女子突然身体突然缩小,外貌发生变化,竟是由一名修炼上百岁的女魔头
变成了一位年龄和穆辰相仿的妙龄少女,其手段是如此的神通广大。
  收回手指,猥琐老头这才放下心来,身形一顿,凭空隐去,消失不见。
  等猥琐老头离开之后,密室内的时间和空间又恢复正常,一切就好像没发生
过。
  密室中,绝色女子变作得妙龄少女跌倒在地上,而穆辰身上的金光早已淡去,
此时他正坐着一个梦。
  梦中,他被一位比大斗师要厉害无数倍的大能收做亲传弟子。
  那位大能离开前亲自传给了他一篇功法,只见那位大能说道:「吾传于你一
篇无品阶功法,名阴阳变,此术为合欢秘术,内含三种修炼口诀。」
  「其一为双修口诀,男女双修,皆可提升修为,游龙御凤,将会易如反掌。」
  「其二为采补口诀,专采女修,修炼速度快,前提是女修实力比你低。」
  「其三为夺阴口诀,专夺实力比你高的女修元阴,但修炼速度最慢。」
  「双修、采补、夺阴三个口诀构成整篇合欢秘术,密不可分。」
  「记住,阴阳变,天为妻,地为妾,苍生为鼎炉,阴阳大道,合体双修…」
  一道古老、晦涩的传道声,在穆辰脑海内响起。
  而他穆公子的魔名,将从今日,书写!
(第二章:收鼎炉,成斗者)
  ps:与执魔的合体双修没有关系,不是同人,看了第二章就知道了,第一
章是用来介绍背景的,另更新不定,什么时候有手感了就更。
  梦中修行的穆辰,仿佛度过了无数个年月日,然而现实中,从猥琐老头消失
到穆辰苏醒也才昏迷了三天。
  合欢殿,修行室内,一张散发出檀香的木床上,穆辰悠悠醒来,睁开双眼打
量着周围。
  除了自己身体是赤裸之外,穆辰还惊讶的发现,地上多出一名妙龄女子,同
样也是坦胸露乳,不着衣物,至于原本应该将自己吸干的绝色女子,不知所踪。
  同时,脑海中多出的一本金书,令穆辰愕然,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难道,那个梦,是真的?真的有神仙收我为徒,传我功法?」
  当穆辰按耐不住激动,透过意识打开金书之后,一篇与梦中修习完全相同的
口诀呈现在脑海中,穆辰这才相信自己走了大运,而他脖子上挂着的玉佩,更加
印证了他的猜测。
  「那,这女子是……」
  玉佩和功法暂时先放一边,穆辰冷静下来后,连忙看向密室内多出来的妙龄
女子。
  妙龄女子拥有吹弹可破的肌肤,小巧玲珑的乳鸽,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散披
在背后,性感迷人的柳腰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一双纤细如玉的秀腿也不遑
多让。
  整个姿色在穆辰看来,属于上等中的极品,这或许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
了。
  「咦?为什么我会对她产生一种亲切感,而且,我的精神力似乎能够穿透她
的大脑,直达她的识海。」
  发现这一异常后,穆辰小心翼翼的试着将自己的精神力输送到妙龄女子的脑
海里,顿时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能够掌控她的大脑,没有丝毫排斥。
  慢慢的,穆辰掌握了方法,先是下达了动一动手指的指令,妙龄女子的食指
立马动弹了一下,接着,是妙龄女子的手臂、大腿、眼睛,到最后,穆辰已经能
够熟练的控制女子做出各种动作。
  「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谁吧。」妙龄女子的大脑深处,还有一块穆辰未触及
的地方,那是一个残缺的球状光团,对比自己的大脑,穆辰猜测,那应该是存储
妙龄女子记忆的地方,于是透过精神力查看起来。
  这一看之下,所得到的信息令穆辰无比震惊。
  「嗯?冰玉儿?」
  「修行四十三年便跨入大斗师之境,天赋异禀,乃合欢宗第五代宗主?」
  「从小父母双亡,被上代宗主收养……」
  「修习邪恶的采补功法《合欢功》,已修炼至第五层……」
  「……」
  「难怪难怪,原来她就是之前那个想要吸干自己的绝色女子,合欢宗的宗主,
冰玉儿。」
  穆辰目瞪口呆的望着倒在地上的冰玉儿,和印象中的那张冰冷脸蛋对比了一
下,还真有八分像,不过以冰玉儿现在的样子来看,恐怕身体的年龄和自己相仿
吧,穆辰心想。
  至于为什么冰玉儿会变成这个样子,穆辰突然想起那个猥琐老头,也就是便
宜师傅临走前说的话:「小子,如果不想任人欺辱,就好好去修炼合欢秘术吧,
千万不能心软,修真界的规则就是如此残酷,哦对了,我还给你准备了两样礼物,
一个是你脖子上的玉佩,另一个你醒来之后就知道了,好了,不多说了,小家伙
好自为之。」
  以前的穆辰不知道修真界的规则,不过自从被抓进合欢宗,穆辰便明白了,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弱者为蝼蚁的世界。
  至于另外一件礼物,肯定是眼前这具酮体冰玉儿无疑了。
  「依照冰玉儿残留记忆里面的描述,冰玉儿是被炼制成了傀儡,至于是何种
傀儡,以师尊的实力,定然不俗。」穆辰暗暗想道。
  「不管怎样,这对我都是一件好事。」
  「或许以前的自己是生命低微的蝼蚁,但现在不同了,我感觉到了《阴阳变》
的神秘强大,从今往后,我也可以成为一名凡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斗者了。」
  「至于是正是邪,又与我何关,一切靠拳头说话。」
  穆辰捏紧了拳头,此刻的他,外表看起来极其冰冷和可怕,好似半只脚踏入
了魔道。
  「醒来吧,以后你就叫玉儿,专门负责伺候我的日常起居,另外,合欢宗还
有我需要用到的地方,你继续主持。」
  规划好未来的修行计划后,穆辰对着如今成为贴身丫鬟的玉儿吩咐一声。
  原本,炼制的傀儡是没有感情的,不过穆辰的这具傀儡显然与众不同,在操
控者允许之下,是可以拥有一些基本感情和思考能力的,这些穆辰都不知,他以
为傀儡都是如此,所以就尝试着将玉儿原来的记忆抹去,重新添入了一些假的记
忆,比如,她是穆辰的贴身丫鬟之类。
  「是,主人。」
  玉儿站起身,扑到穆辰怀里回应道。
  面对这对娇嫩欲滴的酮体,穆辰不客气的伸出手把玩起来,虽然之前差点被
吸干,但被师尊所救后,穆辰感觉自身的气血较以前更加旺盛,现在只是有一点
虚而已。他并不知道,其实是他觉醒了神魔之体才会如此,他的师尊出于某种原
因,也并没有全部告诉他。
  「来,含住它。」
  「喏。」
  由于玉儿是六星大斗师,所以穆辰并不能采补玉儿,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利
用功法夺取玉儿的修为,因为他觉得玉儿的实力对他很重要,至少是在成为大斗
师之后,才能和玉儿双修。
  不过,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
  此刻穆辰命令玉儿用一双玉手握住自己的阳根,并用嘴将自己的龟头含住,
上下套弄吮吸起来。
  玉儿的嘴里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眼中水波流转,服侍的非常周到,这
也多亏穆辰没有将玉儿关于如何取悦别人的记忆删除。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感到十分舒服的穆辰,这才满意的朝玉儿嘴里射出一股
阳精。
  这时候的穆辰还未成为一名斗者,无法控制着身体内的阳元,所以射出的阳
精之中,也带了点精纯的阳元,令吃完阳精和吸收阳元后的玉儿脸上布满潮红,
显然,神魔之体所催生的阳元对女人来说不是一般的补。
  玉儿意犹未尽的卷了卷舌头,脸上魅力十足,然后乖巧的走到穆辰身旁听候
吩咐。
  「去,让宫殿外的守卫带一个刚成为宗门弟子,还未开始修行的女孩过来。」
  「对外就称你是合欢宗宗主,因修炼出了点问题,变成了这般模样,切勿多
言。」
  「是,主人。」玉儿手臂一挥,身体上便多了件红裙,只不过看起来很不合
身。
  没过多久,合欢宗整个上层都得知了这个消息,一开始是不相信,但当玉儿
将自身的实力外放之后,六星大斗师的气息暴露无疑,震慑了全场所有长老执事。
  这件事穆辰并没有在意,他现在所需要做的,是尽快成为一名斗者,唯一的
办法,便只有《阴阳变》中的采补之法,尽管邪恶,但却最有效。
  当玉佩儿亲自将一名女弟子带进来后,等候多时的穆辰立马双眼放光的盯着
自己的「猎物」。
  「主人,人已经带到。」玉儿退回穆辰的身旁,恭敬的说道。
  「主人?宗主?」那名女弟子疑惑的看向穆辰,又看了看一旁的玉儿,不知
道发生了什么。
  「玉儿,将她的身体封住,嘴也堵上。」话落,玉儿施展斗气,凭借大斗师
的实力将其身体和嘴巴轻易封住。
  看到自己的宗主对身份低微的自己出手,那名女弟子这才反应过来,但却迟
了,一个连斗者都不是的外门弟子,显然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也无所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性命的。」
  「但,我需要你为我做件事。」
  听到这话,那名女弟子连忙松了口气,不过紧接着却又紧张起来。
  只见穆辰脱光女弟子的衣服,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脱光自己的衣服,露出十分
狰狞的阳根,看得还未经人事的女弟子红了脸,一颗心都悬了起来,她已经猜到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既然你加入了合欢宗,那么舍去处子之身也是迟早的事,所幸我就遂了你
的愿吧,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说完,穆辰将女弟子按在地上,扶着阳根,对准其身下的黑深林,不顾女弟
子的感受,猛的捅了进去。
  顿时,女弟子剧痛无比,表情都扭曲了起来,想叫却叫不出声来,身体无法
动弹,只能被动的承受。
  穆辰可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纯真无邪的少年,既然做了,便不能有怜悯之心。
  还未等女弟子休息,穆辰接着挺动腰身,将女弟子肏的眼角都流出了泪水。
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主动去接受交合时所产生的快感,其感觉,甚是美妙。
  穆辰看了看下身,见有一丝血液从连接处流出来,连忙运转阴阳变第一层中
的采补口诀,将女弟子的处女血中蕴含的元阴全部吸收炼化,转化成一丝丝斗气
汇聚在丹田之内。
  随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女弟子身体内的元阴也被采补的越来越快,脸色
和肤色都肉眼可见的变得苍白起来,就好似虚脱了一般,也无力再挣扎。
  其效果,十分显著,不一会儿穆辰便感觉到丹田内的斗气已经快装满了,就
还差最后一丝契机突破。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被穆辰肏的身体飞起的女弟子突然双眼一闭,浑身颤抖
起来,同时有一股阴精从腔道内部喷洒而出,浇的穆辰龟头一热,同样精关失守,
反补了一股阳精。
  而就在女弟子潮吹的那一刻,身体内泄出的元阴也是最浓厚、最精纯的时候,
经过炼化,丹田内本已达到顶点的斗之气立马大涨,然后被压缩凝聚成一个气旋,
最终成型之后,可以源源不断的为穆辰提供斗气。
  「斗之气一段,成了,我成为一星斗者了,哈哈哈。」
  穆辰激动的跳了起来,至于那名被穆辰采补的元阴所剩无几的女弟子,则是
昏迷了过去。
  「恭喜主人。」玉儿可爱的脸蛋上也增添一丝喜悦。
  「还不够,成为一星斗者,也才只是刚起步而已,我要走的路,还很远。」
穆辰握紧了拳头,拳头之上有一层斗气覆盖保护。
  「必须抓紧时间。」
  「玉儿,查出她住哪,然后把她秘密送出宗门外,送回她家里,注意保持隐
蔽。」
  当然,穆辰也可以将女弟子体内剩余的元阴全部采光,但那样得话,女弟子
势必活不了了,穆辰还是选择留她一命,不过如果换做是敌人的话,穆辰绝对会
将其玩死。
  「对了,做好之后,再找一位一星斗者修为的女弟子进来,顺便去宝库中带
回一点大补的灵丹妙药。」
  「遵命。」玉儿用一块布料将女弟子包裹住,抱着其身体远遁而去。
  以玉儿的玄阶身法,相信做完这些要不了多久,穆辰在密室内静静的等待着,
他现在还无法离开合欢殿,只能先这样了。
  两个时辰后。
  「主人,我回来了。」听到玉儿的声音,穆辰睁开了双眼,嘴角露出一丝邪
笑。
  「关上石门,将她的身体和嘴一并封住。」穆辰坐在床上,吩咐道,为了防
止玉儿带来的人听到更多,穆辰还是选择不让其说话,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了。
上一篇:【[奥丁领域]满月之梦(受诅咒王子Cornelius x 森林魔女velvet)】
下一篇:【改写萧十一郎之风四娘的陷阱】(1、2)

©2014 - 2015 201942p9.xyz

www.201942p9.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