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玄阳传】(1-2)

              第一章 魔童魔女
  天元界,有东、西、南、北四大部洲,每一洲均幅员百万里,人口数以亿万
计,有无数大小国度,但真正统治天月界的是各个修真门派,凡人国度都是修真
门派的附庸。位于天元界东洲东南部有一国名大宇国,皇室尊天宇门为宗主,建
国已有八百余年。
  大宇国吴郡灵武县东南部荒郊野岭中,有一终日充满迷雾的荒谷,当地人视
为禁地,传说无论什么人、什么野兽进去了都有进无出。这日,却从迷雾中走出
了一个少年和一个年轻女子。
  少年个头不高(145厘米),相貌虽然稚嫩但俊俏非常,一身白色华服穿
在身上如小号翩翩贵公子,但脸上却带着一股不属于他这年龄段的邪气;年轻女
子身材高挑曼妙(175厘米),姿容艳丽绝美,她的神情温婉端庄中却带着一
股勾魂的媚意,有如仙女和妖女的矛盾结合体;她身上披着一件半透明的粉色薄
纱,高高耸起的胸前围着水蓝色的胸兜,丰满的翘臀和修长的美腿裹在粉中纱裙
中若隐若现,给人无限窥探的欲望。
  少年名叫方云,乃是原大宇国礼部侍郎方明之子,女子则是陪他一起的贴身
使女林诗诗。十年前,方云XX岁、林诗诗十五岁,大宇国先皇帝宇明宗闭关冲击
金丹境界失败暴毙,之前也没有留下明确的圣旨决定哪个皇子接任皇位。
  当时,方云之父方明决意追随具有仁厚名声的大皇子争夺皇位。经过三个月
的皇位角逐,诸皇子中三皇子夺位成功,称帝号武宗。武宗掌权后,大肆排除异
已,将大皇子在内诸多兄弟全部圈禁在府中看管,并对诸多兄弟的追随者下手。
方明作为大皇子的追随者,在皇位角逐中给武宗造成诸多麻烦让武宗恼恨不已,
武宗即位后便下旨将方明抄家斩首。
  方明早料到自己有败亡之患,提前将独子方云和侍女林诗诗由大宇国都天都
城隐密送至灵武县安置,并派自己的家将保护。然而,方云的踪迹却没有瞒过武
宗,他也派遣自己手下的高手来到灵武县欲斩草除根。经过一番血战和追逐,家
将们舍生忘死保护着方云和林诗诗逃进了迷雾荒谷。武宗手下的高手追杀至迷雾
荒谷中,在谷中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找到两人便回去向武宗复命称方云已死。
  而进入了迷雾荒谷中的方云和林诗诗,在一阵眩晕中进入了三千年前恶名昭
彰的玄阳魔君及玄阴魔女留下的一处临时洞府。玄阳真君及玄阴魔女原本是三千
年前合欢宗一对双修道侣。玄阳真君天纵其才,竟将宗门原本只能修到金丹境界
的合欢宝典参悟改造成可直通永恒大道的玄阳魔功及玄阴魔功。
  合欢宝典作为阴阳双修功法中正平和,主男女双修不伤人性命,而玄阳魔功、
玄阴魔功则非常邪恶。这两门魔功以玄阳魔功为主、玄阴魔功为鼎炉,不讲求相
互之间阴阳双修,却是由玄阴魔功修习者去采补男人生命元精,将采补到的一半
元精炼化后传导给玄阳魔功修习者,玄阳魔功修习者则以自身玄阳精华帮助玄阴
魔功修习者凝练真元、冲破境界,实现双方修为的提升。与修真界其他采补功法
不同的是,玄阴魔功的采补效率是其他采补功法好几倍,且在玄阳魔功的凝练帮
助下完全没有真元不纯走火入魔的风险,在冲破境界上更是毫无障碍。
  玄阳魔君及玄阴魔女修练魔功后,经常偷偷外出让玄阴魔女采补榨干男人,
两人的修为也飞速提升,不到十年两人就由原本筑基五层提升至筑基十层巅峰境
界,代价则是万余名可怜的男人在玄阴魔女的身上被采补榨干至精尽人亡。
  纸包不住火,玄阴魔女大肆采补男人的事情被合欢宗知悉。尽管并非所谓的
名门正派,但合欢宗还是无法容忍门下出现这样的魔头。合欢宗掌门及三位长老
四位金丹真人装作不知玄阳魔君、玄阴魔女恶行,诱引两人进入一处杀阵,准备
一举除掉他们。万万没想到,四位金丹真人的围杀没有一举除掉两人,反是让两
人临阵突破至金丹境界,并以强大的力量轻松生擒四位金丹真人。
  恶行暴露的玄阳魔君一不做二不休,将合欢宗的女修统统废去修为赶走,而
上百位修为境界不一的男修包括四位金丹真人则被制住送上玄阴魔女的大床供她
采补榨精。尽管都是修练了合欢宝典精通双修之法的男修,但他们完全无法抵抗
玄阴魔女美妙绝伦的吸精魔体和采补淫技,只能在极乐和绝望中将自己辛辛苦苦
修练了多年的真元、修为及生命精华化作一股股元精,喷射在魔女的玉手、丰乳、
小嘴、蜜穴、菊穴等各个部位,被她炼化吸收。
  一百天后,合欢宗的百位男修全部被玄阴魔女吸干。他们的元精让玄阳魔君、
玄阴魔女的金丹境界彽底巩固,并快速提升至金丹三层。
  之后,被玄阳魔君放走了的合欢宗女修们将他们的恶名在东洲修真界宣扬开
来。尽管修真界还有很多以采补为根基的邪道门派如姹女宗、玄女宗、百花宫、
欢喜宗等,但这些门派势力颇大,正道修真们从不会为所谓的「正义」去除魔卫
道。玄阳真君及玄阴魔女恶行姑且不说,两人的修为境界提升速度却是震惊整个
修真界。一时间,无数正道、邪派修真高手打着除魔的名义(实际多是图谋魔功)
开始追杀两人。
  此后几十年间,玄阳魔君、玄阴魔女躲避着各路高手的追杀,不时反擒住追
杀的高手采补,修为竟是提升至了元婴尊者的境界。
  此时,各大正、邪修真门派的化神真君们再也坐不住,他们也被两人修为提
升的速度吓到了。十几位正、邪化神真君联手对玄阳魔君、玄阴魔女进行了围杀。
  这次的围杀大战中,尽管玄阳魔君、玄阴魔女表现出了凌驾元婴尊者甚至超
越一般化神真君的力量,终究寡不敌众敌不过众多化神真君。在拼尽了法宝、透
支生命、承受了无可治愈的重伤后,两人冲出了包围,躲过敌人的追踪,逃到了
迷雾荒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两人在迷雾荒谷中开辟了一个临时洞府,将自己
的功法传承留给有缘且根骨适合的传人。
  而进入迷雾荒谷的方云和林诗诗不但有缘,根骨也适合玄阳魔功及玄阴魔功,
被两人最后打造的法阵传送到了洞府中。
  在洞府中,方云和林诗诗知道了玄阳魔君、玄阴魔女的生平,获得了两种魔
功的传承。起初,两人从小所受的教育和道德观念让两人根本不愿意接受这两种
魔功。不过,玄阳魔君、玄阴魔女三千年前早有所料,他们在魔功传承中留下了
自己的最后的一丝神念,诱惑方云和林诗诗修练魔功。方云在玄阳魔君神念诱惑
之下,又被以血海深仇鼓动,终于开始修练玄阳魔功;从小完全以方云为天的林
诗诗在方云修练了玄阳魔功后,毅然地修练了玄阴魔功。
  玄阳魔功、玄阴魔功的炼气期修练方法脱胎于合欢密典,以阴阳双修为根本。
有玄阳魔君、玄阴魔女的神念引导,两人在洞府中不到一天便成功入门,在体内
炼出了一道玄阳、玄阴真气。
  炼出第一道真气后的两人开始了第一次双修。那天,两人羞红着脸赤裸相对。
XX岁的方云在体内玄阳真气的刺激下,胯下的小鸡鸡高高翘,插入了自己心爱小
姐姐的蜜穴,带起了小姐姐的处女落红。两人情意绵绵相拥着,在快感中将自己
的处男元阳和处女元阴献给了对方;两人体内玄阳真气、玄阴互相进入对方的身
体交融壮大,又返回自身的身体。不过,玄阳真气在林诗诗的体内留下了一颗奇
异的种子,让方云能操控林诗诗的情欲乃至生命。
  就这样,两人在洞府中不知白天黑夜的修练,饿了便吃洞府中玄阳魔君留下
的灵食,渴了便喝洞府中的灵泉,魔功修为不断地提升。两人交合的次数越来越
多,林诗诗也不自觉开始修练和尝试玄阴魔女传承中的各种采补淫技。手交、乳
交、口交、足交、穴交、肛交等各种不断精熟的淫技每每让方云达到一次高过一
次的快乐高潮,尽管有玄阳魔功加护身体元阳根基不损,但每次都会被林诗诗玩
弄到精神虚脱甚至是失神晕死过去。
  这样有如天堂的生活中,唯一让方云感到郁闷的是,修练了玄阳魔功的他,
身体相貌一直保持在XX岁的状态,就连胯下的小鸡鸡也没有再次发育。相反,林
诗诗变得一天比一天漂亮,肌肤越来越白嫩,身材越来越高挑(身高从160厘
米长到了175厘米),原本如馒头般的胸乳变得丰满硕大,原本娇俏的小臀变
得如蜜桃般肥硕圆润,一双细长美腿变得更加修长完美。如果说原来的林诗诗是
小家碧玉般的小美女,那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可以令任何男人疯狂的绝世妖娆。这
让方云对林诗诗的身体更加迷恋,也更加没有抵抗力。
  十年过去,两人的修为已提升至炼气十层顶峰,并感觉到自己突破在即。
  洞府的一张大床上,方云赤裸的小身体趴在林诗诗的绝美胴体上耸动。他只
感到林诗诗湿润柔软的美穴如小嘴般不住吸吮着他的小鸡鸡,美穴深处的吸力越
来越大,直爽得他深身打颤,每一次抽插都让他无比辛苦费力;腔内软肉不断地
收缩蠕动,有如活物般紧箍按压着他整个小鸡鸡,越来越收紧,强烈的异样快感,
直让他思维停止。他的小手握住了林诗诗高耸的双乳,由于林诗诗的乳房太大,
他的一只手根本无法完全捏住林诗诗的巨乳,就算五指摊开的摸上去还是有一大
块的乳肉无法遮住,两颗粉嫩的乳头坚硬的顶在他的掌心上,带给他舒爽无比的
手感。
  林诗诗爱怜地抱着方云的小身体,一双玉手不时在方云的背上轻抚慢划,五
根纤美的玉指不时轻轻按压方云背上的隐秘穴位,让他身体更放松、更舒爽;一
双无比修长优美的大长腿套着雪白晶莹的天蚕丝袜(玄阴魔女留下的小法宝,永
不磨损自我清洁且可以任意变换各种颜色款式),夹住了方云的小腰将他锁在自
己的肉体温柔乡中。
  不住的抽插中,方云的呼吸变得沉重,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蜜穴中的小鸡
鸡也变得更加硬挺。终于,随着一声低吼,方云死死将自已的下体抵在林诗诗胯
股间,小鸡鸡在林诗诗蜜穴深处喷射着一股又一股的阳精。林诗诗也是一声娇吟,
方云的快感同等反馈到了她身上,让她达到极乐的高潮,一大股晶莹的蜜液喷在
方云的下体上。两人体内的玄阳真气、玄阴真气如奔流般交融贯通。与平时不一
样的是,这一次两种真气在两人体内不断交緾凝练,由气态慢慢化为水流般的液
态,并不断扩散至两人周身每一处部位、每一寸肌肤。两人的身体在液态真元的
作用下发生变化,浑身肌肤、血肉、脏器、骨骼变得剔透晶莹,如羊脂美玉般毫
光闪烁。
  差不多十分钟后,两人从高潮余韵中恢复过来,同时感受到了身体的奇妙变
化。
  「啊,真气化液、脱胎换骨」方云惊喜地叫道「我们筑基成功了」
  由不得他不高兴,筑基成功,脱胎换骨,成就先天道体,可说是真正脱离了
凡人的身份,寿元达到了两百岁,也能开始使用各种修真法宝。
  然后他郁闷的发现,尽管筑基成功,从外表看他个子仍然没长,还是那么矮
小,只是皮肤变白了一点,气质也变得更好。当然,他的内在变化很大,已然成
就玄阳魔体,肉身强度远超同境界,甚至可以肉身硬扛同境界各种飞剑法宝。
  相比之下,成就了玄阴魔体的林诗诗肌肤变得更美白,如玉胜雪散放着淡淡
的光泽,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变得可以吸收男人的元精。她的面容和身体各个部位
也有了细微的变化,看起来更漂亮更完美。她的身体不自觉地散发出一股股如兰
似麋的馨香,这香味对方云来说是给他助兴的甜香,对其他男人来说则是强烈的
摧情迷香。
  此时,玄阳魔君、玄阴魔女的神念彻底消失,也给两人解开了一个当年唯一
剩下的法宝。这个法宝名唤极乐空间,是玄阳真君为玄阴魔女炼制的一个空间法
宝,专用于两人随时随地双修采补和关押被两人抓获的男性元精血食。原本极乐
空间有上千平方公里面积,空间中央是一座庞大的拥有上万个房间的极乐仙宫。
但林诗诗修为太浅,两人进去后是在极乐仙宫中一间卧室中,连门都出不去。这
间卧室面积上百平方米,金碧辉煌、装饰奢华,弥漫着如兰似麋的浓浓幽香。卧
室中央是一张横竖接近五米的大床,可以供十几个人在床上一起玩乐,床单、锦
被、枕头都是用法术编织的极品绸缎、面料,上面各种漂亮的花纹,极尽奢华。
卧室中更拥有一些奇妙的小法阵,帮助玄阴魔女进行采补。
  筑基成功的喜悦还没有平复,另一项烦恼又涌上方云的心头。林诗诗作为玄
阴魔女,到了筑基期以后玄阴魔功逼迫她必须采补其他男人的元精,否则便会阴
火焚身、神魂俱灭而死。
  尽管修练了玄阳真功和玄阴魔功,方云和林诗诗两人脑中已没有世俗的所谓
贞洁观念,也对此有一定心理准备,但想到要让林诗诗大肆和其他男人交合,方
云还是心有抑郁。
  「云弟」林诗诗柔声说道「姐姐永远属于你一个人,姐姐采补其他男人,都
是为了我们的修为提升」她温柔地说着即深情又可怕的话语「姐姐会将采补的男
人彻底吸干,让他们精尽人亡,他们在姐姐眼里只是元精食物,云弟你无须介怀」
  「而且,姐姐体内阴火日盛,若不采补其他男人,最多三日便会阴火焚身而
死」林诗诗深情地道「姐姐还想和你相处千年万年,可不愿就这么死了」
  「诗诗姐,我错了」方云惭愧地抱住了林诗诗的纤腰「我不该那么自私,你
骂我吧」
  「傻弟弟,姐姐怎么舍得骂你啊」林诗诗爱怜地抱着方云。此时两人心中没
有欲望,只有无尽的深情。
  半日后,两人将洞府中一应物事收拾好,便走出洞府始踏上了一条无比淫靡
的复仇之路。
              第二章 脚榨山贼
  出谷之后,两人一路欣赏路边一路玩闹起来,毕竟在洞府里足不出户整整十
年,对外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
  就在嬉闹中,两人的神念感应到百米外有四个手持钢刀的大汉守在路边树后,
一看就是拦路抢劫的山贼盗匪。
  「姐姐,你正需要人采补」方云嘻笑道「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讨厌」林诗诗伸指弹了方云额头一下「也好,这几个山贼不是什么好东西,
采了他们也是为民除害」。
  两人装作不知地往前走,直到进入四个山贼藏身的树边。
  「呔,哪来的美人啊」四个山贼狞笑着冲了出来。
  「跟着哥哥们快活去吧」
  「刘哥,这女人好美,像仙女一样啊」
  「是啊,这女人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估计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她的胸好大,老只手肯定握不住啊;这腿子也好长,抱在怀里玩几年也玩
不腻啊」
  「哇,她身上好香啊,隔了那么远都闻得到,真想马上扒光她好好闻她的肉
香」
  四个山贼淫笑着接近了两人身旁,将两人围在中间,而下体不知不觉都顶起
了帐篷。
  「小美人,跟哥哥走吧,哥哥让你风流快活」最高大的山贼伸手便要去抓林
诗诗高耸的胸乳。
  林诗诗双眼紫色奇光一闪,身周馨香更浓,已是使出了玄阴魔功中的玄阴惑
心术。四个山贼只觉得脑海一震,整个世界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脑海中只剩下
林诗诗的绝美仙姿和体香,大脑思维完全停滞,眼神呆滞无神,已是被玄阴惑心
术迷失了心智。
  「诗诗姐,给我狠狠地榨死他们」恼恨四个山贼言语的方云生气地道「不过,
诗诗姐,用你的美脚榨他们吧」虽然解开了心结,但他一时半会还是不想诗诗姐
的小嘴、丰乳、蜜穴等部位被其他男人享用。
  「知道了」林诗诗白了方云一眼。尽管已筑基成功,身体由凡人转变化玄阴
媚体,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个部位都可以榨取男人的元精,但美脚毫无疑问是她
全身几个主要部位中采补吸收效率最低的。
  林诗诗右手抬起,一道白光闪过,林诗诗、方云和四个山贼消失在原地,进
入了极乐空间中。
  一进入极乐仙宫卧室,林诗诗伸手一指四个山贼,卧室中自带的清洁法阵启
动,四个山贼被四团蓝色水雾包裹,身上衣物瞬间消失,全身的污垢也在蓝色水
雾作用下清洗干净,原本不修边幅肮脏发臭的四个山贼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四个清
洁光溜的裸男,四根长短大小不一的肉棒也统一高高翘起。
  「这就是其他男人的阳具啊」林诗诗娇笑着看着四个山贼的裸体,调笑着道
「比云弟你的小鸡鸡要大啊」
  「诗诗姐你欺负人」方云气愤地抓住了林诗诗胸前的高耸美乳,将她推倒在
大床上,用力地按揉抚摸,体会着美妙的手感。林诗诗一边娇笑着认错,一只玉
手悄悄地伸至方云两腿间,轻柔地握住方云的小鸡鸡,高超的技巧很快便让他硬
挺了起来。
  两人嬉闹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林诗诗快速脱去了自己的衣物,将自己完美的
身材展现出来。她全身白哲的肌肤就像是牛奶形成的,散发着淡淡的光泽,身材
无比高挑曼妙;一对丰满的雪白美乳就像是挑衅地心引力一样挺翘着,方云的小
手连一半都掌握不住,粉色的乳珠看起来无比娇嫩艳丽;盈盈细腰堪堪一握,肥
美丰满的雪臀却如满月般圆润高翘,双腿间的蜜穴雪白一片,间中一条粉嫩的肉
缝湿润欲滴;一双无比高挑修长的美腿接近她整个身高的三分之二,套着一双雪
白晶莹的丝袜显得无比诱惑。
  方云也快速的脱光了自己的衣物,胯下一根洁白如玉的小鸡鸡高高翘起,粉
红色龟头看起来很是稚嫩,尽管完全勃起但长度不到十厘米。
  「好了,姐姐要采补他们四个了」林诗诗温软的玉手握住了方云的小鸡鸡,
轻轻的一前一后的套弄着。她没有使用玄阴魔女传承的手交淫技,让方云保持着
理智。
  「嗯,好舒服」方云一边享受着林诗诗玉手带来的快乐一边说道「姐姐我要
你一边采补他们一边和我玩」
  「坏弟弟」林诗诗微微使力捏了下方云的小鸡鸡「你想怎么玩啊」
  方云坏笑着道「这几个山贼就让他们躺在地板上,姐姐一边用脚榨他们一边
抱着我吃奶一边玩我的小鸡鸡」
  「坏弟弟你真会想」林诗诗娇嗔道「那就来吧」。她坐到了床边上,让方云
侧坐在她丰腴的大腿上,左手抱住了方云的肩膀,右手则伸到方云两腿间,灵巧
的玩弄着方云的小鸡鸡。此时的她,使出了采补的手交淫技,时而温软的玉手前
后套弄着方云的棒身,时而玉掌往下托揉按压着方云的玉袋和蛋蛋,时而纤美的
五指捏住龟头如弹奏最优美乐曲般变换着各种指法按压拢捻,时而玉掌掌心抵住
龟头环绕着它来回抚摸揉搓等等。
  「啊嗯……好……舒……服」方云舒爽得说不出话来,尽管已和林诗诗用各
种方式交合了无数次,每一次他都还是会被林诗诗带入天堂般的极乐。他的脸靠
在林诗诗胸前高耸的双乳上,恣意地吸了一下动人心魄的乳香,便张开嘴含住林
诗诗左乳乳头吮吸起来,一双小手则紧紧地各抓住一只丰满雪乳抚摸揉捏。
  「呃」林诗诗婉转娇吟着,作为鼎炉,给予方云快乐的同时她自身也会被反
馈同等甚至更高的快感,更何况还被方云吸奶摸乳,让她更是情动。不过,她作
为玄阴魔女对快感的控制力更强,知道还有正事要办。
  她伸手指了一下四个山贼中最瘦小的那个「你过来」。赤裸的瘦小山贼马上
脆爬着来到了她面前,躺倒在她脚下。
  林诗诗盯着瘦小山贼高挺的肉棒,想到等一下就要用双脚采补玩弄这根肉棒,
将瘦小山贼采补致死,心中就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冲动,这却是她成为玄阴魔女后
的本性所决定的。
  林诗诗缓缓伸出了自己一只白丝美脚,慢慢地向瘦小山贼的肉棒靠近,越靠
近她心里便越激动。终于,她的白丝美脚触碰到了瘦小山贼的棒身,倾刻间,她
心中的激动达到顶点,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本能地施展开了采补的足
交技法。
  「啊……啊……啊」瘦小山贼大声的呻吟着「好……爽……」,尽管被迷失
了神智,但他的感官仍如常人。天蚕丝那无比的丝滑触感配合林诗诗柔若无骨的
美脚和绝妙足交技法,让他完全沉浸于林诗诗的美脚服务中。
  林诗诗的白丝美脚犹如纯洁美丽的白蝴蝶一般在瘦小山贼的胯下扑扇着羽翅,
无骨的美足不断地踩踏着瘦小山贼的棒身,而另一只裹着丝袜的玉趾则灵巧的分
开夹住瘦小山贼的睾丸不断地晃动,给瘦小山贼带去极度的酸麻快感。而林诗诗
更暗暗运起玄阴真元化作一股奇异的清凉气流通过美脚传递到瘦小山贼的体内,
让他的快感更强并把他的生命血肉精华通通转化为元精。
  不一会儿,林诗诗的双脚直接攀上棒身,用优美的足弓快速套弄起瘦小山贼
的肉棒。小巧美丽裹着白丝的脚趾紧紧扣住棒身,帮助软软的美足脚掌紧贴在棒
身上摩挲着,曲线优美的足弓卡住肉棒根部,让整只肉棒自鼓冠区以下全都在林
诗诗一双美脚刺激下抖动不已。
  「哦哦」很快,瘦小山贼大声呻吟着,屁股使劲向上顶挺,被夹在林诗诗白
丝美脚间的肉棒疯狂地喷射着一股又一股白浊中带着晶莹的生命元精。这些元精
在林诗诗真元的作用下被束缚住全部落在林诗诗的美足、美腿上,很快便渗入她
的皮肤被吸收掉了。
  「嗯」林诗诗呻吟着,吸收掉男人的生命元精给她带来强烈的满足感「好快
啊,才不到三分钟就射了,云弟你平时可是能在姐姐脚下坚持差不多十分钟哩」
  「只……不……过是……普通……凡……人」方云也被瘦小山贼的喷射吸引
了注意力,看着瘦小山贼被林诗诗的美脚采补榨精,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异样的
快感「当然……比……不……上……我了」
  「哼,还得意起来了」林诗诗娇嗔道,她右手正抓住方云胯下的两颗蛋蛋揉
捏按压,当下全力施展玄阴魔功,玄阴真元化作一股清凉气流从方云的玉袋迅速
渗透进方云全身,带给方云有如触电般快感的同时又感受到全身浸入极品温泉时
的舒爽放松感,顿时让方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无力地呻吟着。
  「呼呼」瘦小山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疯狂射精后的肉棒在玄阴真元刺激
下仍然坚硬地挺立在林诗诗美脚之间,脸色却变得一片惨白,这是损失了大量生
命精华的体现。林诗诗娇笑着变换了采补的技法,她用左脚将瘦小山贼的肉棒踩
在瘦小山贼的小腹上,温软的脚掌紧贴住棒身上下滑动,时而将脚上的天蚕丝袜
拉升盖在龟头上快速旋转、摩擦,时而五个灵活的脚趾盖在龟头上灵活的按压挤
弄;右脚则专心地按压在瘦小山贼的阴囊上,小巧美丽裹着白丝的脚趾不时夹捏
旋转按压着瘦小山贼的两颗睾丸。
  极度的快感让瘦小山贼全身剧烈颤抖着,双眼完全失去了神采和焦距,只能
发出一声又一声舒爽的呻吟。
  不一会儿,瘦小山贼第二次喷射了。林诗诗用右脚扶住了他的肉棒,纤细的
左脚脚掌盖住了他的龟头,让他的元精全部喷发在左脚的脚掌上。这次喷发是如
此之多,在林诗诗的左脚上结了厚厚的一层白浊元精,很快的又被林诗诗吸收掉。
瘦小山贼脸色更白了,完全没有了血色,眼窝开始深陷下去,身体肉眼可见的变
得消瘦了。
  「嗯,又是不到三分钟」林诗诗满足地吸收着瘦小山贼的元精「看来最多半
小时姐姐就会吸干他了」
  「嗯」方云呻吟着道「看……他的……样……子,顶多……能……在……诗
诗……姐……脚……下射个……十……次就会精……尽……人……亡……了」
  林诗诗再次变换了采补的技法,这次她一双白丝美脚完全包裹住瘦小山贼的
肉棒,纤细小巧的脚趾包住肉棒根部按压着,弧度优美的脚后跟则将龟头夹在中
间,双足灵巧的来回按压滑动……
  不到半个小时,瘦小山贼在林诗诗美脚下喷射了九次。他本就瘦小的身躯变
得枯瘦有如皮包骨,整个身体缩小了一大圈,干瘦的脸上双眼完全失去焦距,身
上唯一保持原状的部位只有胯下肉棒,在林诗诗一双玉足包夹下无助地颤动着,
已离精尽人亡不远。
  「作恶多端的你,将生命献给本姑娘也算死得其所了」看着一个男人在自己
脚下被榨得枯萎,林诗诗感到了奇异的满足和快感「本姑娘这就让魂归极乐」。
林诗诗全力运转玄女魔功,真元侵入瘦小山贼身体,将他全部的生命血肉精华转
化为元精,汇聚到下体;她的一双白丝玉足夹住瘦小山贼的肉棒,十根灵巧的脚
趾紧紧包裹住龟头,以一种奇妙的韵律忽快忽慢时轻时重的按压摩擦着龟头马眼,
给予瘦小山贼超越极限的快感。
  「呵啊啊……」销魂的快感中,瘦小山贼浑身有如触电般抖动,双眼翻白,
狂叫起来。他回光返照般从地板上坐起,枯瘦的双手抓住林诗诗的一双白丝玉足
好似要将其从自己的肉棒上拉开。然而,他枯瘦的双手是那么的无力,与其说是
拉开不如说是轻柔的抚摸。很快,他的身体又倒了下去,跨下肉棒则顶着林诗诗
的白丝脚趾迎来了人生最大也是最后的一次射精。这次射精的量是如此之大,一
股接一股白浊的元精很快覆满了林诗诗两只纤细的美脚甚至漫上了她的小腿。
  足足一分钟,射干了最后一滴元精的瘦小山贼停止了呼吸。他的体形萎缩得
有如XX岁孩紫,枯瘦的四肢有如四根干柴;干瘪如同骷髅的脸上双眼翻白,却挂
着极度满足的笑容,显得无比诡异可怕;原本保持硬挺的肉棒也萎缩得有如婴儿
小指,饱满的蛋囊变成了空空的一张皮。他已经被林诗诗的美脚榨取得精尽人亡
了。
  将一个男人活生生采补得精尽人亡,林诗诗感到极度的满足和兴奋。她身上
的方云也兴奋莫名,激动的叫着在她的玉手上第三次狂喷,晶莹的玄阳元精足足
喷射了十几股;林诗诗也是娇吟着喷出了一股又一股玉液。
  好一会儿后,两人从高潮中回复过来。「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林诗诗抱着方
云喃喃地道「姐姐已经完全喜欢上这种采补男人将他们彻底榨干的感觉了。云弟,
你不会介意姐姐变成这样的坏女人吧」
  「当然不介意了,诗诗姐你无论多坏都是我的人」方云坚定地说,继而不好
意思地说「而且看见诗诗姐榨干其他男人,我也感到异常的兴奋」
  「好啊,你这个小变态」林诗诗伸手掐了方云一把「难怪刚才那么激动,射
得比平时还要多」。两人嬉闹了好一会儿,林诗诗才接着采补第二个山贼。
  这次,方云不准备玩授乳手交。他双脚分开跨立在林诗诗面前,双手按住林
诗诗的香肩,硬挺的小鸡鸡顶在林诗诗胸前高耸的美乳间,腰部使力向前一顶,
整根小鸡鸡完全陷入了那深深的乳沟中。「嗯……诗诗姐的胸部好软……好舒服」
他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继而屁股快速的前后耸动起来。
  林诗诗的视线完全被方云遮住,但这并不妨碍她采补第二个山贼。到了筑基
期,两人的神念可以如显微镜般扫描观测周身百米范围内的一切事物。她将原本
的白丝变成了肉丝,一双肉丝美脚兴奋的变换着各种技法玩弄着第二个山贼的肉
棒。第二个山贼身体比瘦小山贼强壮,内棒也粗大,却更受不住林诗诗采榨,只
二十来分钟,在林诗诗肉丝美脚下喷射了七次便精尽人亡,被方云嘲笑为银样蜡
枪头。
  到了林诗诗采补第三个山贼,方云又换了新玩法。他像小孩骑马般骑在林诗
诗肩上,双手抓住林诗诗的娥首,将自己的小鸡鸡送入了林诗诗的樱桃小嘴里,
享受着林诗诗小嘴、香唇的吸含,香软灵舌无微不至的舔弄。
  第三个山贼是山贼中最强壮的,黝黑肉棒最为粗大接近十八厘米、龟头大如
鸭蛋,形状狰狞有如凶兽,这凶恶的肉棒若是遇上良家妇女,当是让她们又惧又
爱的超级凶物。林诗诗将美腿上的肉丝又换成黑丝,这凶物和着下方两颗硕大的
卵蛋,被林诗诗纤细绝美的黑丝美脚肆意的夹踩玩弄,完全无力反抗,只能柔弱
地颤抖着不断喷吐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浆。他的性能力明显强于前两个山贼,精关
也更稳固,前两个山贼在林诗诗美脚下不到三分钟就会喷射一次,他能坚持5分
多钟才在林诗诗美脚上射精;而他的生命精元也很浑厚,在林诗诗美脚下足足撑
了一个多小时,射了十五次才精尽人亡。方云也是激动的抱着林诗诗的娥首,在
她的小嘴里接连喷发了五次,直至全身酥软、精神极度满足,这才从她身上下来
大字形地躺在一边休息。
  榨干了三个山贼以后,林诗诗只觉得浑身发涨,三个山贼的元精化作汹涌的
生命元能不断冲击着她的丹田经脉。她心知这是到了身体吸收元精的极限,连忙
盘膝运功炼化。旁边的方云倒是轻松惬意地躺着,吸收着从林诗诗体内阳种那边
传导过来的生命元能,魔功修为不断地提升着。两人的身躯分别散放出紫色、赤
色的蕴光,加上地板上三具赤裸的干尸,让这房间内的景象显得无比淫靡邪异。
  两个小时后,林诗诗完全炼化了三个山贼的元精,收了功法。虽然还剩一个
山贼,但林诗诗此时也已无力吸收。空间外也已进入夜晚,两人便在床上相拥而
眠了。
上一篇:【灵能控制】(1-2)
下一篇:【拜金秘宝少女-美羽】(1-17)

©2014 - 2015 201942p9.xyz

www.201942p9.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